全国统一咨询热线:08:30-22:00
首页/留学攻略/留学生活

这才是真实的英国留学生活感受 别再被忽悠了


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,

it sucks,

but you are gonna love it.

奔赴不完的热闹轰趴

初来乍到时,7、8个学生一起租间两层楼的大house,外带一小儿。单人月租200磅(约2k软妹币),与现在物价高涨的天朝相比,倒也不算贵。一帮在家从来没做过家务的伸手党,倒也有模有样地把小日子过了起来。

英国时常阴雨连连,课业不多时去刚认识的朋友家中吃个饭,相熟了当然要再来家里吃个饭,礼尚往来回请到自己家中吃个饭,微信群里有人喊今天没课我们吃个饭吧...有太多在家中攒个局的理由,甚至每人一道菜,都能摆满满一桌,简直都不输年夜饭的阵仗。

我那时喜欢去栗子家蹭饭,一屋子人都熟,更重要的是,饭好吃。酒足饭饱后玩儿几局德州扑克,输了的人总要被逼着真心话。一晚下来,即使是刚认识不到一小时的人,连青春期的隐秘小事也被挖了个通透。

曾记得圣诞夜时,吃了几个月香菇的朋友们,看到桌上热汤浮着的平菇而发出的热烈欢呼;记得天津姑娘做了梅菜扣肉,一屋人恨不得当场争抢着娶了她;记得流水线合作包了300+个饺子,大如包子的饺子却只吃掉不到三分之一;也记得栗子的室友误将水仙当蒜薹炒了吃,食物中毒上吐下泻,一屋子人手忙脚乱;还记得伦敦奥运开幕式一起看电视,看到中国队入场时,全屋人从未有过地激动欢呼...

有时也不玩儿什么,在超市又买了瓶酒,也可以成为召集仨俩好友来个轰趴的理由。用小小的笔记本屏幕放场电影,一起懒懒地陷在沙发中聊天,当窗外雨声渐停时,在暖黄的灯下彼此作别,赶在夜太深之前各自回家。

细细数来,一屋人熟识并不算久,生活无非家长里短,喜怒哀乐,却生出了些老友的默契,仿若相识了多年。

老友般的室友
平凡的大多数

也并非总在热闹的轰趴上。

我时常裹着臃肿的睡衣素面朝天地跑下楼。客厅里男室友们一个个对着电脑伸长了脖子,眼冒精光,一手快频地点着鼠标,一手飞速地在键盘上敲出声响。穿过这片乌烟瘴气的战场,便是厨房。

将一小块火锅料煮进水中,待红汤咕嘟咕嘟冒泡时,撒一把细细的面,搁几叶水绿的青菜,再打一颗蛋,就是餐简单的午餐。捧着热面一鼓作气地奔回房间,碰地一声,将几声怪腔怪调的喊饿声关之门外,然后打开电脑,在氤氲的热气中刷几集康熙,对着无聊的笑点呵呵傻乐,算是一日不太糟糕的开端。

当然,也有糟糕的时候。

比如,万分之一的概率,不小心烧了顿黑暗料理,正手忙脚乱处理冒着黑烟的炒锅,却刚好被室友撞个正着,于是黑暗料理的帽子一年间再也无法被摘掉。

端着看相黑乎乎、味道咸得无法入口的饭菜回到房间,含泪也要吃下去,因为十五分钟之后就要出发去上课了,手中端着的刚好是冰箱里仅剩的最后一点食材。而课程将从中午一点,持续到晚上九点,中间并没有奢侈的晚餐时间。

当然,还有更糟糕的时候。

比如,打算克服晚睡生物钟,好不容易勒令自己在12点之前躺下,楼下小帅哥的房间就传来一声声,铿锵有力的,摇床声儿。简直比窗外乱叫的野猫还扰人清梦。

那时,摇一摇刚兴起,小帅哥深谙本质,付诸实践。我在心底给他比了个大大的赞,对自己说:耐得住寂寞方能守得了繁华。

可是,也有些耐不住的人们。

理还乱的圈子

美伢失恋了,在电话里哭得稀里哗啦。我和栗子作为好姐妹,拎着几瓶酒风风火火地赶至其住所。

期间当然少不了一通猛灌,抱头痛哭、抽抽噎噎、神志不清、破口大骂等常态失恋环节。

拥抱(和酒)是最好的安慰

一切都在按部就班,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如果,美伢没有酒后吐八卦的话...清纯可人的A原来是个热衷收集种族的集邮女!憨厚老实的B男脚踏4条船,每天睡在花丛中,身体依然倍儿棒!阅尽千帆的C和D正在浓情蜜意进行时,可是竟然同时发现还有C′和D′的存在!

接二连三的超级大八卦像连环炮般在我们中间炸开了,震得我俩脑仁发麻,回不过神。四目相对时,除了震惊再也读不出别的信息。以后,再也无法用淡定的表情面对我们都认识的ABCDCD了吧...

可这么精彩的八卦为何这么晚才告诉我!

图书馆的日和夜

胡闹的日子终究是少,大多数日子还是要好好温书的。

考试周前期,有五门要考,还有六门论文要交,Deadline还像商量好似的都相差不过一两天。每到这个时候,不论是夜店咖还是轰趴怪,都要老实收了心,也和平日就在图书馆里落地生根的学霸,一起挤去看资料写论文。图书馆里连拐角的长桌边都坐着一溜儿学生,肩挨着肩,不留一丝缝隙。

转悠了许久,我终于在肥胖的英国小哥和黝黑的印度小妹间觅得处空位。日光直射,将椅面烤的炙热,桌面一道闪瞎眼的反光,我下定决心,坐了下去。

「hahahaha…」

这厢英国胖哥发出强忍着的沉闷笑声,震得桌子都在轻微颤动。哎,已经是第七次了,我无奈地揉着太阳穴,余光瞥见其电脑屏幕正在播放一部爆米花影片。大哥,看电影不会回家看,占着这么大吨位,什么仇什么怨?

「##&*^#?”&*^#?”…」

那厢的印度黑妹的嘴里不断吐出含混不清的音节,拿着手机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,衬得脸更黑了。大姐,打电话不会出去打,是为了显摆自己印度语十八级的能力吗?

deadline快到了我特别的方

有时候直到夜晚,才进入了状况:飞快地翻着厚得像字典一般的资料书,这可是老师推荐了之后,我一下课就使出优秀的竞走速度,从30个同班同学手中抢来的;一泻千里般流畅地写着论文,键盘敲得啪啪作响,英文遣词造句的从未这么灵光过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面前的桌子被用力敲响,抬头一看是位穿着制服的大婶,她带着深夜时人类特有的一种放松的姿态,提醒我图书馆要关门了。此时被打断心中是有些恼怒的,我这正在状态巅峰期呢。

有些不甘地,更多是因为deadline更近了一天而恐慌地,我收起电脑和书,背上沉重的书包,戴上帽子,将羽绒衣的拉链拉到顶包住半个面部,发誓明天一定要把效率加快一倍。

例行穿过好多片空旷的草地和一片大山坡,经过20分钟的步行后,我才能滚回去睡觉;例行小心地盯着地面,练出了猫咪夜视眼般,我巧妙地避开夜店咖醉酒后留下的一滩摊污物,以及几只黏腻的塑料制品。我知道,到了明天早晨,一切又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,光洁如昔,青草上挂着露珠,大树下有小松鼠在刨坑。

突然才想起来,已经是国内的除夕了呢。

暗黑料理帝国生存法则

初来英国时,每每在食堂托着餐盘大排长龙,心底总端端生出股无力感,一种生无可恋般无力感。

哦,今天是泛着腥味儿的鲜红牛排;

嗯,明天是干得像柴火的白味烤鸡;

吼,后天是浇着滩不明汤汁的面条。

...

也曾满怀希望地去有名的小馆品尝英国名菜:fish & chips。挑开炸至焦黄的鱼皮便能看见白嫩的鱼肉,搭配酥脆的薯条一同入口,那滋味儿……也太普通了吧,为从没尝过美味珍馐的英国人民默个哀。也曾每次在英国境内短途出游时,寻找评价好的餐厅一尝究竟。经过了大半年,吃遍了一千零一种...味道都一毛一样的 fish & chips 之后,我们便再也不想与命运抗争,走到哪儿都第一时间寻找让人安心的中餐馆。

浸泡在油里的料理

四川餐厅的酸菜鱼嫩滑可口,毛血旺麻辣鲜香,辣子鸡酥脆喷香,连京酱肉丝都酱香浓郁。常吃得人酣畅淋漓,双唇油亮,禁不住感叹:这才是人生呐。

也会去火锅店。每人面前摆一小锅,将豆皮、肉卷、海鲜、青菜一并导倒入浮着红油的辣汤中,不消片刻又麻又辣的香味儿便飘了出来。火锅的销魂滋味儿老外们是不懂的,偶尔来一位拄着拐棍走路颤颤巍巍的英国老绅士,只挑几叶菜和一块鸡脯肉,在清汤里煮一会儿捞上吃了,便结账走人,遭了服务生不少白眼,也是无辜的可怜。

不懂火锅就像错过全世界

但去过曼彻斯特的chinatown后,其它吃过的中餐便成了失宠的正房。有家台湾人开的牛肉面馆,汤头鲜浓,肉质软烂,面条浸在汤中入足了儿,根根滑溜劲道,叫人吃得歇不了嘴,直到将碗底的汤都喝个精光才够舒爽。还有家伦敦的香港茶餐厅,刚刚好在Leicester广场地铁站出口附近,每每在伦敦逛了一整天,腿脚酸痛之时,我们拎着大包小袋、耗尽最后一丝体力也要赶去那里吃一碗干炒牛河,再来一杯奶茶或者芒果班戟,才能为行程画个完整的句点。坐在热气腾腾的小馆中,听见杂乱细碎的熟悉言语,思念仿佛也稀薄了些。

印象最深的却是一家麻小馆子。虽然拨开壳只能掏出一丁点儿肉,还不够塞个牙缝儿,却让大半年未见过麻小的栗子和美伢几乎疯了,以至于吃得忘乎所以,以至于忘记了此行的正事儿:看李胜基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小村子里传递奥运火炬。

还有个卧虎藏龙的存在,是中国超市,那里每个货架,对留学生来说都是金光闪闪的宝矿。油豆泡、金针菇、维他奶、绿茶、火锅料、担担面、酸辣粉、绿豆糕、月饼、油条、流沙包、麻辣烫味儿水饺,可以堆满满一车。

当然还听说有些嘴挑的倒霉孩子,随身携带一罐四季百搭,永不过时的老干妈。所有油腻、寡淡、腥膻的食物经老干妈一调和,倒也勉强吃出些许滋味儿了。

不愧是留学生心中永远的女神。

陪伴一生的信仰

「男神!」美伢一双大眼闪烁着blingbling的光,顺势望去,捕捉到一枚金发碧眼的小鲜肉。与我们目光相触时,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轻轻眨动着双眼,睫毛像振翅欲飞的蝴蝶。

如果忽略我们所在的场所:星期日下午三点的教堂,又称老年人活动中心。这番相遇倒是能引人生出些旖旎的遐想。是的,你没看错,老年人活动中心,我们每周都会去的地方。

为什么?和当地人练习口语呀(蹭吃蹭喝消磨大好时光呗)。

对于孜孜不倦向我们传教的老人们来说,这真是个糟糕的想法。整个下午都泡在无聊的填词游戏和鸡同鸭讲的对谈当中,印象最深的便是香气扑鼻的英式红茶,甜得要命的焦糖点心,以及活动的组织者:一位亲切优雅的英国老妇人。

平安夜时,我和美伢到她家中做客,才获知她独身一人至今未婚,只与一猫相伴。可即便家中清冷,也是精致考究的。无论是四壁上那几幅光影迷幻的印象派作品,还是橱柜中那几列花纹蜿蜒的精美磁盘,或是后院那一席流水,一座石桥及一间木屋,无不透露着她对生活的热爱。

一日时光过得飞快,在观看了女王演讲,分食了一只干柴火似的烤鸡后,窗外已是暮色凝重了。我们匆忙地赶往教堂。烛火已被点亮,莹莹闪动的火苗映着古老斑驳的墙,竟透出些影影绰绰的温柔。我不禁转头去看老妇人的侧脸,那隐匿在幽暗光影中的浅淡轮廓。

有些孤独的样子。

希望只是我一厢情愿的臆想,毕竟对她来说,有上帝陪着呢。哪里会孤独。

谁也避不开的孤独

对于唯物主义的我们来说,避无可避的是时时刻刻的孤独。尤其是在五点就店面关门大吉、街道清冷无人的夜晚。

我们组织了一支叫做「夜生活小分队」的姑娘团体。有时候,我们会在黄昏时分,去酒吧打几局台球扎几下飞镖,我玩得不好,权当消磨时光,顺便随着隔壁印度小哥的眼光,欣赏美伢俯帖着球桌时曼妙的曲线。有时候,我们会在太阳落山后,去镇上老旧的放映厅坐着,看场莫名其妙的电影,沉默不语。有时候,我们也会在夜幕深沉后,蹬着高跟鞋去夜店喝几杯Tequila,踉踉跄跄地去舞池里瞎扭,望着缭乱的灯光在眼中化作一团迷雾。

却也因为找不到夜店的乐趣,无法体会老外那样身心融入地热舞、烂醉、扑街、被人捡走,便再也与夜店绝缘(手动再见)。当然听说伦敦有裸男当值的夜店,没去过简直是留学生涯中最大的遗憾,听说很好玩的样子呢(手动捂眼)。

那时,小镇上有一个隐藏的KTV,之所以不见光,是因为没营业执照,几个肄业的中国留学生搁这儿捞钱的,也确实挣得多,一包间喝仨小时就能挣小一万。

有时候,我们会一帮子人去那儿玩儿,期间无非是翻着花样玩儿游戏,或是翻天覆地地摇色子,然后女生耍赖,男生逞强,有人醉得一塌糊涂绵软无骨,也有的人每回都清醒地回家睡觉。

永远不要小看酒的威力

这时候,美伢都会倚在沙发上,看着他们胡闹,嘴角挂着清朗的笑。栗子都会醉醺醺地在包间发疯,像个猴子般地蹿来跳去。

而我,会在气氛最高潮时,唱一曲《穷开心》,和大家一齐鬼吼鬼叫起来:

「这人生苦短累,

今朝有酒今朝醉,

为了不哭大声笑,

为了不烦大声呸。」


2017-03-13

相关阅读

为您免费获得订制方案

咨询热线:08:30~22:00

在线预报名

×